开户即送58体验金不限id,银河送58体验金,注册送28元体验金不限id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> 学生天地

    【情感驿站】我和奶奶(一)

    来源: 马克思主义学院      作者: 赵星宇      上传时间:  2019-11-23 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

      【编者按】为更好建设学生“第二课堂”,展现我校大学生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,书写当代青年学子奉献农业、胸怀天下的情怀,党委宣传部对新闻网“学生天地”板块进行整改,拟设情感驿站、时事茶座、校园展厅、文艺花园、别样征途、中外书架,叽喳寝室等栏目。敬请广大同学关注这片属于大学生自己的天地,并投稿。投稿邮箱:xndxxbjzt@163.com。(稿件请注明姓名学院专业班级联系方式等信息)

      奶奶出生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,是一名普通乡村教师。含辛茹苦几十年,今年五月份去世了,奶奶去世后,我很是想念,很多话都没来得及说,就用文字来记录我和奶奶的点点滴滴。

      小时候,奶奶总喜欢回忆我刚出生的场景—星宇出生时候,是在老家石头窑洞的土炕上,当时已经接近凌晨,街坊四邻都趴在窗户上,想看看老赵家的第一个孙子到底啥样,到了零时十五分,我出生了,周围一个年长的老姨问奶奶:“男孩还是女孩,”奶奶说男孩,周围人开心的一哄而散。后来我总批评奶奶是不是有点儿重男轻女了,奶奶总说:“我们农村人没办法。”

      我老家在陕北榆林市横山县的一个镇子,历史上出过最大的名人是李自成,就在离老家不远山上的土窑洞里。以前还经常偷偷去那里看一看,黑咕隆咚,每次看完心里不禁会嘀咕“怪不得要起义,过得也太艰苦了”。童年基本都和奶奶在一起,九十年代陕北物资匮乏,小孩子都爱喝饮料,为了满足我,奶奶就给我自制饮料,把酸梅粉、橘子粉、奶粉、葡萄糖混合在一起兑上水,就是童年最爱的饮料“四合一”。周围伙伴都是农村孩子,在那个饮料紧缺的年代,他们眼中满是羡慕。

      奶奶是幼儿园老师,我三岁就上了幼儿园,上课时候很不安分,喜欢到处乱跑,奶奶总要花很长时间把我安抚好才能上课。奶奶教我语文、数学、音乐、体育,这应该是最早的四门功课同步学,比步步高早了十年。上幼儿园的时候我特别淘气,总和其他小朋友拿着笔芯塞到嘴里面,比谁吸得高,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什么是“蓝牙”。我除了身体好以外,其他好像都不是很特长,所以我最喜欢上体育课,可以不停地荡秋千,我是老师家的孩子自然没有小朋友敢和我抢,旁边总围着一圈小朋友,眼巴巴的盯着我,现在才明白那应该是小孩子最直观的情绪表达—羡慕嫉妒恨。一天一个小女孩实在忍不住,过来找我:“星宇,和你商量个事情呗,给你一毛钱,让我也荡一会儿。”“一毛钱只能荡五分钟。”我得意的从秋千上跳下来,不知道谁把这件事告诉了奶奶,她狠狠地批评了我,罚站了两节课,从那以后我看见秋千都绕着走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小时候吃肉次数很少,最多就是单位逢年过节的时候学校给老师发一碗猪肉烩菜,奶奶每次都舍不得吃,放在饭盒里带回家,让我和爷爷一起吃。奶奶非常好客,每次家里来亲戚,都是自己亲自上手做饭,做的家常饭非常好吃,尤其是小炒猪肉,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个味道。奶奶身体不好,每天都要按时锻炼身体,每天早上6点刚天亮把我也拉起来,去河边开阔地练气功,扎马步,我就在一边打水漂,一边模仿奶奶的动作,逗得奶奶直乐。

      家里距河边挺近,养了很多鸭子,每天我都帮奶奶把鸭子赶到河里,晚上再招呼它们回来,一次白天没玩够,晚上从家里拿个枕头就要和鸭子睡,奶奶威胁说:“你不回来,明早就给你做老鸭粉”说来好笑,我当时竟然迫于形势和鸭子们道别,依依不舍的上炕睡觉,直到第二天知道早点不是老鸭粉,悬着的心才放下来。

      童年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过年,那时候奶奶很能干,就是我们镇上的“神奇女侠”,经常能变戏法似的准备出十几道菜,足够二三十人吃,这时候我会显得非常殷勤,帮奶奶各种干活,尤其是炸丸子和炸酥鸡环节,我最卖力,美其名曰打下手,其实就是一边帮忙一边蹭吃,肉炸好了,我也吃饱了,那时候肉都是一铁盆,一铁盆的盛,长大后去了好多地方才发现不是哪里过年肉都管够吃,肉都不管够那还是过年吗?母亲总提醒奶奶:“把星宇都吃成小胖墩了,还这么吃。”奶奶每次都笑呵呵的说:“不怕,星宇长身体着了,让他多吃点儿”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当然小时候也发生过非常危险的事,现在想起来还非常后怕,六岁的时候去伐木场玩,玩的太疯,一不小心,腿卡在锯木头的大锯子上,小腿被拉了一个大口子,我顽强的拄着一根玉米杆走回家,奶奶看我腿上都是血,立马把我抱到了乡村卫生所,那时候医疗条件一般,可能都没有打麻药,我疼的乱喊乱叫,奶奶后来说:“当时把你疼的呀,半条街的人都知道了。”后来回家奶奶给我做了最喜爱吃的糖包子,奶奶看我狼吞虎咽的样子,摸着我的头:“傻孩子,受了这么重的伤,还只想着吃”,转过身来便偷偷抹了眼泪。

      (未完待续)

      作者:马克思主义学院    赵星宇

      编发:马维源



    责任编辑:靳军